鳗苗捕捞暴跌90%,价格已突破$3万/kg! | 日本鳗正在走向灭亡

2018年3月7日 来源: 冻品攻略 0条评论 打印 收藏
        濒危物种日本鳗的鳗苗本季遭遇极度严重的鱼荒!

据日本水产厅统计,截至目前日本国内捕获量只有去年同期的10%。静冈县整个12月只捕捞到184克而已。

一般来说,日本鳗苗的捕捞季是11-次年4月,如果未来产量无法好转,那么今年日本鳗鱼将毫无意外的迎来价格飞涨。

除了日本鳗鲡,美洲鳗鲡、欧洲鳗鲡都已经进入濒危或极危状态,造成今日局面既有海洋环境和气候条件的原因,也不可避免的涉及到人类的过度捕捞。

1、“极度”、“短缺”,日本鳗荒有多严重?

据日本《每日新闻》和《日本养殖新闻》等多家媒体报道,日本鳗今年面临着“极度不渔”的状况。

根据日本水产厅的最新统计,从去年11月渔季开始开始,到今年1月底,日本国内捕捞到鳗鱼苗仅1.5吨左右。而在上一年度同期,统计捕获量达到11.3吨。今年的捕获量大约仅占去年同期的10%

 

2016-2018*截至2月底日本国内鳗苗捕捞量统计,图片来源:日本水产厅

一般来说,日本鳗苗的捕捞季是11-次年4月,如果未来产量无法好转,那么今年日本鳗鱼将不可避免的迎来价格飞涨的局面。

根据日本水产厅的统计,截止115日,1千克鳗鱼苗(大概5000匹鱼苗)的交易价格已经涨至360万日元(约合32,650美元)。而在去年渔季(201611-20175月),鱼苗均价仅为109万日元。涨价之迅猛肉眼可见。

然而日本鳗减产不仅威胁到了日本,日本之外的情况同样严峻。中国大陆作为日本鳗主要养殖区,今年鳗苗累积捕获量仅有400公斤至460公斤,而去年同时期这个数字是2630公斤至2750公斤。

总而言之,截至目前,本季全球日本鳗苗的捕获相比去年暴跌90%左右——也就是说,今年基本上是竹篮打水——一场空。

静冈鳗鱼渔业协同会负责人白石嘉男说,“本季,我们基本上没捕到鳗鱼苗,有些渔民已经放弃,因为情况实在太过糟糕。而且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,中国的鳗鱼苗出口商给出的价格都很高。”

2、捕捞不够,养殖来凑,不行吗?

还真的不行。

鳗鱼的成长要经历六个时期:①卵期,②不会游泳,只会顺着洋流漂的柳叶鳗期(Leptocephalus),③来到大陆附近、浑身透明的玻璃鳗期(Glass eel),④来到淡水河口、身体里出现黑色素的鳗线期(Elver),⑤成长阶段可达8-20年的黄鳗期(Yellow eel),⑥眼睛变大、腹部银闪闪的银鳗期(Silver eel),准备回老家结婚(这么说来,老家到底是哪,大陆还是海洋?)

因为鳗鱼这家伙太娇气,前3期人类根本无法模拟海洋环境:既无法人为干预使其性成熟,交配产下鳗鱼宝宝;也无法研制出适合柳叶鳗食用的饲料,进行人工喂养,让其茁壮成长。这导致柳叶鳗的成活率只有大约0.01%

就算熬过了前两期,到第三期玻璃鳗也要经过很长时间,大约是自然环境下的两倍,还会出现各种缺陷。所以目前培育出一尾鳗苗的成本约人民币6万元,这堪比黄金的人工鳗鱼苗显然无法商业化量产。

 

▲人工孵化出的仔鱼。图片来源:tokyo.ac.jp

3、鳗荒的始作俑者:不计后果的滥捕

也就只有到了第四阶段鳗线期,鳗鱼们才稍微稳定下来,可以实现野外捕捞,再放到人类的养殖池里继续生长。可是问题又来了,因为近年来河流污染严重,鳗鱼们的生长环境愈加恶劣,这让本来自然成活率本就不高的鳗鱼们处境更加艰难。相应的,渔民们捉到的幼苗量逐步下降,虽然海洋环境和气候条件的变化不能忽视,但毫无疑问,几十年不计配额的连续捕捞给它造成了严重的伤害。

 

▲德岛市,渔民在捕捞野生日本鳗鱼苗。图片来源:tenki.jp

到了养殖场的鳗鱼们基本工作就是吃吃睡睡,坐等长肥被卖出去。然而这些养殖场,其实都是有“养”而无“殖”,这些鳗鲡永远无法回到它们的家乡繁殖下一代,鳗鱼数量越来越少,也就不足为怪了。

如今日本大部分养殖场开始从中国韩国等地进口幼苗,甚至很多鳗鲡直接就在这些国家养大。若按照这个趋势持续下去,只不过是让日本的场景在别国重复而已。中日韩三国已经有了初步的捕捞配额约定,不过这个配额看起来偏高,究竟能不能起到约束作用还得另当别论。

日本鳗濒危的局面似乎已经无法挽回,不过另外几种常见的鳗鱼还比较安全,比如星鳗(又名康吉鳗),因为是纯海生的鳗鱼,所以尚无危险。

中国鳗鱼网报道

【关键字】:水产养殖渔业 鳗苗,捕捞量,价格

 

[责任编辑:王茂锋]
来源:冻品攻略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相关文章
我来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