市场巨大,技术领先,美国养虾业却为何一蹶不振?可怜?可恨?

2017年8月29日 来源: 水产热点 0条评论 打印 收藏

世界第一农业大国,美国的人口总数逾3亿,农业人口不足全国人口的2%。美国全国的农场超200万户,农作物产量占世界五分之一,拥有小麦、大豆、玉米 、棉花等主要品种的绝对定价权。美国亦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畜禽生产和出口大国,禽肉产量占世界22%,牛肉产量19%,猪肉10%

然而唯独海鲜产品,90%以上源自进口。2016年美国海产品进口总额195亿美元,出口额50亿,贸易逆差145亿。美国是全球最大的对虾消费市场,2016年全美进口对虾及其产品60.3万吨,进口总价值57亿美元,逆差57亿。换句话说,对虾是美国海鲜市场上唯一一个完全依赖进口的品种;又或者说,因为大量进口对虾,导致了美国渔业贸易的绝对逆差。

中国有句名言,“手中有粮,心中不慌”。这句话印证了美国种植业和畜牧业的心态,但也正好戳中了美国养虾业的要害。经历了十几年的折腾,美国对虾养殖产量锐减至1,656吨(2016年),南部三洲(德克萨斯、阿拉巴马、佛罗里达)是美国的主产区,以德州为最大(产量1,330吨)。或许有人认为,全德州的虾产量甚至不如亚洲的一家大型养殖场,的确,更宏观的数据显示,目前德州的养虾场仅存10家(2014年为15家),2家准备出售,正在寻找买主。运作规模最大的一家( Bowers Shrimp Farm)面积350英亩,去年产量220万磅(2茬),相当于466/亩。

 

美国对虾养殖产量图(来源:Granvil Treece

 

德克萨斯州养虾场概况(来源:Dr. Ya Sheng-Juan

面对国内60万吨的进口空缺,巨大的市场蛋糕摆在眼前,美国农场主视而不见?非也。国内市场需求与生产力的滞后形成了强烈的反差,其实,美国人早就对国内市场垂涎三尺,但他们更加明白,投资养虾业,不仅仅关乎市场那么简单。

严苛的环境保护规定

美国的水产养殖业归属州政府管辖,各州对待养殖业的政策和法律有所不同。美国东北部几个经济发达的州十分重视环境保护,想从事养虾业,拿执照是几乎不可能的事,而南部的德克萨斯州、阿拉巴马州和佛罗里达州的法律相对宽松些,这便赋予了养虾业一线生机。

即便如此,南部三洲对养殖废水的排放依然有严格的规定。比如,佛罗里达州法律要求州内所有养虾户申请政府授予的养殖许可证,并同意履行州政府制定的“最佳管理规范(Best Management Practices)”。签署了这个所谓的规范,意味着环保局有权对养殖场行使监督,养殖户则必须无条件遵守环保法规定,任何时候不可将养殖用水排放至地表水系。

德克萨斯州并无要求养虾户不得排放废水,但要求养殖场必须具备相当面积的废水回收区域,废水须经妥善处理并达标后方可排放。另外,即便在排放废水时,也必须增加三层网筛以防止动物逃逸。为达到这些硬性条件,养虾户必须投资几万甚至几十万美金改造养殖场的基础设施,加设水循环系统,而有效的养殖面积则大幅缩小,产量下降,养殖成本上升是必然的结果。

美国大学和科研单位曾研发出了室内高密度养殖模式(Super-intensive Raceway),可以实现完全零排放,单位产量显著高于池塘养殖,十分契合美国政府的预期。不过,这套先进的模式却未能在美国本土大规模复制,商人们明白,投资这样一套工厂化养殖基地并不一定能带来丰厚的利润,因为饲料价格和成品虾的价格走向存在太多的未知数。

 

 

 

Florida Organic Aquaculture, LLC公司的室内养殖场(来源:Granvil Treece

养殖成本连续十几年上涨

作为养殖业最大的成本支出,虾饲料的价格持续在上涨,20032007年间,平均上涨幅度25%。为何如此?因为虾饲料中最主要的原料,鱼粉,被国外商人炒翻了天。十多年前,美国生产的虾饲料所用鱼粉源自大西洋鲱鱼,几家大型渔业公司持有配额负责捕捞和加工,并以相对合理的价格售往美国本土。后来,中国买家介入全球鱼粉贸易,一张订单便收购了美国鱼粉公司全年的产能,供应商手中无货,饲料厂只能以高昂的价格从秘鲁购买,而上涨的成本最终还是由养虾户买单。虽然鱼粉替代品的研究依然继续进行着,但替代品的价格成本始终让行业无法接受。

另一虾饲料原料,玉米,也被外界操控着。美国是玉米生产出口大国,而大型供应商们看到的是崛起的化学工业,他们不一定愿意眷顾小小的养虾业。大量玉米被用于发酵,生产成工业酒精,玉米原料的价格曾一度上涨200%50lb每包,从3美金上涨至9美金),目前回落至$6/50 lb,而这个数字相对先前水平依然是100%的增幅。

养殖存活率低下与较高的饲料系数(FCR)更抬高了养殖成本。数据显示,十年间,德州养虾业仅2009年和2012年的情况稍理想些(成活率超过60%),而20132016年,平均存活率甚至不超过50%。饲料系数约1.8,比亚洲几个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都要高。

 

德州对虾养殖存活率(来源:Granvil Treece

进口虾势不可挡

承担了高昂的养殖成本,美国虾农依然不被市场同情。进口商以最低廉的价格从发展中国家大量收购虾产品,2016年进口虾总量60.3万吨,相当于全美产量的364倍。进口量排名前五国家分别是印度(15.4万吨)、印尼(11.7万吨)、泰国(8.2万吨)、厄瓜多尔(7.3万吨)、越南(6.4万吨)。

价格方面,2014年德州养殖对虾出塘平均价格$3.20/lb2016年跌至$2.80/lb by Dr. Ya-Sheng Juan)。若要满足农场主扩大产能的利润需求,在当前各方面成本不变的条件下,虾价需维持在$4.50/lb以上。由于进口数量过于庞大,美国农民和加工厂根本无法左右市场价格。挽救奄奄一息的美国养虾业,唯一的办法只有抬高进口门槛,进一步实施贸易壁垒。

 

19882009年美国虾产量直观(来源:Granvil Treece

美国本土现存不多的几十家养殖户和虾企抱团取暖,组成了两个行业协会:南部虾联盟(Southern Shrimp Alliance ,SSA)和美国对虾加工协会(American Shrimp Processors AssociationASPA)。

美国政府是美国人的政府。所以可别小看这两家协会,他们能把行业意见传达至美国议会,美国商务部和农业部在制定有关进口规定时,往往先考量本国的实际情况,先从行业协会那边倾听来自一线的声音,行业协会成为了农民与政府之间的桥梁。

两家行业协会左右着美国对虾进口政策的制定,从另一个角度说,为了保护那几十家的养虾户,美国政府不惜对各大主产国实施“反倾销”和“反补贴”制裁。

一个最新的案例恰恰验证了这一点。20177月份,美国参议院和商业司法委员会将先前极具争议的对虾列入“海鲜进口监控规定(Seafood Import Monitoring Program , SIMP)”的首批品种涵盖范围,明年11日起接受全面可追溯监督。

 

截图自美国国家大气海洋管理局(NOAA)网站

而这个“海鲜进口监控规定”原本只是为了打击非法捕捞(IUU渔业行为)和海鲜造假,并不应该与对虾养殖存在任何关联。但美国政府最后还在这样愉快地决定了,在其背后推动政策落实的正是美国对虾加工协会(ASPA)。贸易保护主义的色彩十分明显,“海鲜进口监控规定”只针对进口产品,不约束本国养殖业。

笔者了解到,新规定尚未执行,已有一些进出口商和加工企业开始抱怨。对于多数发展中国家,小型散户构成了渔业的主体,并非所有或养殖户都有保留完整生产记录的习惯。商人们为迎合政策,奔走于各大产区,收集原产地信息,然而明年市场价格如何,却依然是未知数。

治于人,后制于人,日渐衰退的美国养虾业,谁之过?谁应该背锅?最后受伤的又是谁?可怜?还是可恨?

中国鳗鱼网报道

【关键字】:水产养殖渔业,美国,养虾业,发展趋势

 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相关文章
我来评论